综合新闻
医院之声
专题新闻
人文北医
要闻图片
媒体北医
北医报
北医人
视频新闻
首页» 综合新闻» 2019年»
【援藏故事】范宇:安吉拉,突及拉
发布日期:2019-05-17 字号:[ ]

       “安吉拉,突及拉”

   “安吉拉,突及拉”,是一句藏语,汉语译作“医生,谢谢您”。

  在西藏广袤的土地上,因为经济、文化和生活习惯的差异,老百姓很少去医院体检,肿瘤疾病一经发现往往是晚期,没有手术治愈的机会。次白老奶奶就是这样一位肾癌患者,到医院就诊断为双肾占位,一侧肾肿瘤巨大几乎没有手术机会,另一侧占位较小性质待定。对于双肾罹患肿瘤,老奶奶几乎绝望,她把最后的希望都放在了我的身上。

  经过与北大医院“大后方”的讨论之后,我决定先为病人进行新辅助的“缩瘤”靶向药物治疗。待时机成熟后,与当地医生罗峰一起,用2018年自治区医院新添置的腹腔镜设备为患者成功施行了一侧肾肿瘤根治术。老奶奶术后3天即恢复下地,但她对另一侧肾脏的微小占位仍然放心不下。我一方面建议她严密复查,另一方面再次与北京“大后方”联系,将患者的血样送往北大医院泌尿外科,免费进行VHL基因的检查,以排除VHL病。

  4月20日,对次白老奶奶来说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在北大医院泌尿外科“服务西藏,培育样板”义诊的现场,我和义诊专家一道将VHL基因检测的报告交给了次白老奶奶。报告结果排除了VHL病,老奶奶万分激动,热泪盈眶,反复地说“安吉拉,突及拉”。

老奶奶次白在义诊现场,拿到北大医院泌尿外科为她免费检测的VHL基因报告

  作为一名医生,患者的感激与认可是我最高贵的礼物。次白老奶奶只是每天我们救治的众多患者中的一员。帮助他们祛除病痛,重返西藏的蓝天白云之下,作为一名援藏的安吉拉,我无比自豪。

  书写忠诚

  西藏在中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版图上,具有举足轻重的战略地位。为了国家的安全、领土的完整,无数解放军官兵常年驻守雪域高原。2018年的一天,我跟随援藏医疗队一起,来到海拔5374米的“甘巴拉雷达站”,为指战员官兵进行义诊。高寒缺氧,缺水缺电,狂风呼啸,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一代又一代的“甘巴拉”官兵守边卫国,用自己的青春书写着一曲曲“忠诚”的赞歌。

  义诊过程中,医疗队队员不同程度出现了高原反应,但队员们坚持完成了所有官兵的义诊任务。我特意携带了便携式B超仪,为官兵进行泌尿系B超检查。所幸,受检官兵都没有发现明显异常。

  中组部“组团式”医疗援藏开展以来,自治区医院的医疗服务能力得到了大幅提高,但整体距内地先进水平仍有一定的差距。虽然我不用去“甘巴拉”驻守边疆,但作为一名援藏医生,我也尽己所能,努力提高自治区医院泌尿外科的各项诊治能力。

 

  站在手术台上,走在病床之间,我用自己的青春和汗水表达对祖国母亲的“忠诚”。

  落地生根,服务本地化

  自治区人民医院泌尿外科80%以上收治患者是藏族同胞,其中一半以上患者无法进行汉语交流。初到自治区医院,我对这种环境很不适应,勉强依靠当地藏族医生的口头翻译开展工作,效率很低。

  直到卓嘎的出现,改变了我的想法。卓嘎是一名在江苏读书的藏族小姑娘,父母和家人都在那曲的草原上世代生活。她因为高血压,检查发现肾上腺占位需要手术治疗,但因为同时合并活动性肺结核,麻醉难度大,我建议她利用在内地读书的机会,去江苏的医院进一步治疗,并着手为她联系内地医生。

  对于这样的建议,卓嘎楞了半晌,然后哭了。我很不解,对她说,内地的医院经验丰富,设备先进,我帮她联系,肯定能治好她的病。但是卓嘎说,她家里只有她一个人会说汉语,离开过西藏。如果去内地看病,家人根本无法照顾她。即使家人陪她去内地,自身的生活都会遇到很大困难,更不用说跟医生交流。对于卓嘎的回答,我沉默了,我终于明白,对于广大的藏区同胞,走出去看病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语言的障碍是我和她的家人共同的障碍。

  藏区同胞无法走出去,我们援藏医生就一定要走进来。我们可以将国际先进技术、服务引入西藏,翻译成藏文,本地化服务藏区同胞。于是我组织科室的藏族同事,将泌尿外科常用的国际前列腺症状评分表,国际尿失禁评分表等多份中英文量表翻译成藏文初版,并求助于北京建藏援藏工作者协会,联系自治区民族宗教局对初版进行二次修改。最后我们又将反复修改定稿的藏汉双语版量表制作成二维码电子版,方便患者和家属随访填写。

国际前列腺症状评分表(IPSS)藏文版

  双语版的评分量表不仅方便医患沟通,也将自治区医院的诊疗与国际接轨,为进一步标准化寻找藏区相应疾病特点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截止目前,我在藏期间共发表SCI论文4篇,先后指导5名西藏大学泌尿外科专业研究生,努力为西藏自治区泌尿外科的学科发展作出自己的贡献。

  援藏工作不是一个人的战斗

  在如今复杂细化的医学世界里,泌尿外科只是一个小小的分支;我也只是中组部第四批“组团式”援藏医疗队在自治区医院32名队员中的一员。援藏医疗队活跃在自治区医院的每一个角落。在专业上,我们常常多学科会诊,帮助患者度过难关;在生活上,我们也互帮互助,快乐地度过每一天。

  另一方面,“组团式”医疗援藏工作开展至今,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泌尿外科作为全国泌尿外科的领军者,先后派出了郝瀚、孟一森、姚林和我四位医生前赴后继,对西藏自治区泌尿外科进行对口帮扶工作。在我们每一名援藏队员的身后,北大医院泌尿外科都给了我们全方位的支持和帮助。

2019年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泌尿外科全家福

  在2019年西藏自治区泌尿外科年会上,科室领导将郭应禄院士亲笔签名的《郭应禄传》赠与我和自治区泌尿界的全体同仁。我将秉承郭老“爱国家、爱集体、爱专业、爱病人”的“四爱”精神,遵守北大医院“厚德尚道”的院训,与其他队员一道完成此次援藏任务。

  (范宇  北大医院泌尿外科主治医师、四批组团式援藏队员)

 

 

编辑:郑凌冰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